从北卡数理高中到加州理工学院

时间:2013-10-17 03:18:24  来源:西游留学  作者:西游留学  关注: edit
学生姓名:Z同学
所在城市:国内
目前就读学校:北卡数理高中
SAT成绩:2160
申请国家:美国
院校类型:大学本科
预录取院校:加州理工学院
最终录取院校:加州理工学院
最终申请费用:30000元
    案例分析

      北卡州数理高中的英文名称为North Caroline School of Science and Math, 是北卡州一所公立重点高中。学校只设十一和十二年级,学生全部住校,由州政府提供学费和膳宿。该校隶属北卡州立大学系统,2006年以后的毕业生,只要进入北卡的州立大学,即可得到四年学费全免。学校每年对全州十年级学生招生,每所普通高中大约只有一,二名高材生能如愿。由于学生素质好,教学质量高,该校是全美100所顶尖高中之一,在历年西屋奖比赛及PSAT考试中,均有不俗表现。2004年,该校两名大陆籍华裔女生,以其乳腺癌基因方面的研究成果,荣获西屋奖第一名。基于如此好的声名及条件,NCSSM对于那些既注重教育又感兴趣于理工领域的家庭就有相当大的吸引力了。

      多年前,我们还住在洛杉矶。我出差来北卡,与当地的老朋友们相聚时第一次听说了这所学校。虽然当时儿子才读三年级,但是我记下了这所州立重点高中的名字,因为我已知道我们一家很可能不久就会搬来北卡。华人家庭大都相信名校出人才。私立中小学固然好,但收费高,而且要自己负责接送。另外,私立学校的贵族化的环境以及学生之间互相攀比消费和家庭背景的气氛,对学生的成长也总有负面影响,所以NCSSM这样的公立名校,对我们来说正是渴望以求的,也因此下定了“志在必得”的决心。

      在儿子进入初中时,我们就要儿子开始注重课程的挑选和成绩,还让儿子练习写申请学校的Essay, 应考SAT, 去社区图书馆当义工。在我们的影响下,加上附近一家华人朋友的儿子也在几年前进入了该校,不断有信息反馈过来,我们儿子进入高中后也开始懂得要努力准备了。于是,到升入十年级开始申请时,基本上已条件具备,时机成熟,只等出击了。录取的标准是综合性的,包括九,十年级的主课成绩,老师推荐,SAT分数,入学申请Essay, 课外活动表现,入学考试成绩,等等。在半年的申请待取过程中,儿子除了对入学考试中的作文感到不踏实外,其余方面均认为自己已尽心尽力了。

      录取通知书终于在我们翘首盼望中来了,儿子十分兴奋。他们学校十年级有400多名学生,被录取了三人;我们所在县4所高中,共1000多名十年级学生,总共被录取了五人。儿子的好朋友未能如愿,他的父母十分失望,儿子曾问过我该如何面对他们。我们感觉到,这是儿子人生中第一次体会到今日的成功源于平时的努力与积累,对我们也有些微感激之情。从普通高中进入名校,并已得到四年大学学费全免的承诺,给了儿子很大的鼓励与自信。在这申请,等待,自我否定与肯定的过程中,他悟出的道理比我们的苦口婆心与软硬兼施的管教效果不知要好多少!

      接下来是几个月的忙忙碌碌的行前准备,填表,转校,体检,购物。行装比我们当年上大学复杂多了,光内衣袜子就要备15套,以备两周洗一次。零零总总,装了一部Van.。听朋友说,前几年,他们的儿子Move in时,还看到有人拖辆U-Haul来,也有人把音响喇叭也带来了。 我们Move in时,看到有人带了皮转椅来,于是儿子也要学样。 看来我们这一代人信奉的学习上要高标准,生活上要低标准等等观念在此行不通。告别儿子,心里有些不忍, 毕竟他要离开我们独立生活了,但也有一丝轻松,我们尽了十六年的教养责任,总算可休息休息了,以后家里可以保持得整洁些,饭菜也可以做得简单清淡些。

      十一年级—繁重的课业

      一个活蹦乱跳的大小伙子一走, 家中一下子安静下来,空间似乎也大了很多。开始还真不习惯,主要是担心儿子。他生活中向来漫不经心,不会照顾自己,现独自生活行吗? 第一个星期我们忐忑不安,天天要与他通电话。果不出所料,有一天他起得太晚,错过早饭;有一次上闹钟没按下AM, 误了上课;有一天,一个价值$150的calculator不见了,幸而第二天失而复得;第一次英文课小测验,漏看卷子背面题目,失了一半分。人在外,我们也不多讲,让他自己接受教训。 一,二周后,慢慢走上轨道,事故少了,也习惯了schedule, 加之课程紧了,电话也少了,儿子在适应跟上新的生活节奏。

      曾有朋友问我们,就一个孩子,才16岁,就送他出去了,怎么舍得?我们觉得这主要是对孩子有好处。与全州的好学生在一起,他的视野会高些,自我评价会客观些,加上有名师指导,在学业上会有一大飞跃。该校一半以上教师有Ph.D.,也有邻近Duke University的教授来兼课。生活上,对他也是个很好的锻炼,他应该学会料理自己,培养自己的责任心。我们还非常赞赏该校对学生思想品德教育和劳动意识培养的几项规定。其一是每个学生每周须为学校工作3小时,或打扫教室,或整修校园绿化,或在餐厅帮厨。连儿子都认为这是应该的,因为学生食宿由州政府提供;另一项是在一个暑假中,在居住地当60小时义工,并要求带所服务单位的评语,自我评价,做好poster回学校交流。再一项是每晚自修前,要求花半小时整理宿舍,打扫走廊浴室,由生活老师每周检查宿舍一次。儿子曾不好意思地说,第一次检查不及格,因为垃圾没倒掉。想到在家懒懒散散的儿子在学校扫厕所,清垃圾,不禁莞尔。

      三个星期后,是儿子第一次回家度长周末,这一次他明明确确地告诉我们,他在NCSSM有挑战,很忙,但很愉快,他不会当逃兵。历年都会有一些drop的学生,大部分是不习惯离家,也有学习跟不上的。儿子主动告诉我们他的新生活,谈论他的不足及努力方向,似乎成熟老练些了。而且还说因为常与同学外出就餐或叫外卖,花费不少,最近想要节省点,已不是每次都入伙了。说起要买网球拍和吉他,正逢先生回国,我们提议从国内带来,他也不反对。 儿子离家住校后,懂得节省,这对我们倒是意外的惊喜。

      十一年级的课本来就重,再加上到了一个新环境,课程要求高得多,竞争强得多,这对于第一次离家独立生活的孩子并非易事。十月份是PSAT模拟考和正式考试,次年三月是SAT考试,而且是第一次要加考写作,五月是AP考试,六月是SATII考试,经常搞到午夜以后,一个月一次回家休假,一半时间在睡觉。有时去学校接他,上车不到半小时就睡着了,问起来都是前晚两点才睡。总算课业上的表现还不错,进校一个月后就习惯了新的节奏,第一学期结束时成绩是三个A,一个B+,其中两门课是比较深的程度。 PSAT考到99%的Rank,SAT 2160 分。 第二学期的微积分开始不理想,到Final以前,累计是B,在此压力下,儿子下决心用功,即使刚刚感冒过,还缺了课,他在考试前的周末咬牙复习,结果考到四十多名学生中的第二名,总成绩拉到A,翻过身来了,而且还将前一学期的英文课B+补到A-,因为这是一门跨两学期的课,第二学期学得好还可将前面的成绩补回来。

      令我印象较深的是他考第三门AP Physics B 的风波。那个周末,儿子出现过敏症状,鼻塞流涕眼睛酸,刚刚考完两门AP,下周一要交试验报告,要做Presentation,要考AP Physics B, 他心急火燎,如热锅上的蚂蚁,我自然是心痛儿子,但现在只有让他自己去面对了,嘱他服药早睡,AP Physics B 考试争取延期,要多交钱也只好认了。第二天是星期天,他表示不想考了,实在是没准备好,我们当即表示可以,由他自己决定,至于是否会影响到他心仪的大学的录取,只能再说了,反正在美国会有多次机会,不是由一张考卷定终身,当时,我们也实在是担心他的身体多于成绩。到了周一,儿子气呼呼地说,管AP的老师不让他延期考,说一定要有医务所的证明,当天他的感觉好些了,他生气的不是不让他延期,而是老师不肯明确说能否退钱。考试就在下午,不能退的话只好硬着头皮去考,儿子也心疼$82泡汤。后来那老师说,你要我现在回答,那好,现在我就告诉你不能退钱。儿子又急又恼,此时离考试仅一个多小时,他说只好去考了,我连忙告诉他不要生气,也不要太累了自己,尽力就行了,以后我们还可以在SATII上补过来。难得儿子说还有一个多小时,我再去准备一下。我心里也是七上八下,不过,从整个事件的处理方法上可以看出儿子还是有责任心的,第一,他不迁怒于医务室,大概没发烧就不可开证明,这一点他没异议,他是理智的;第二,在当时,他要老师明确答复不考能否退钱,这决定了他下一步行动,这说明他的条理是清楚的;第三,在不能通融的负面情况下,他做出应考的决定,宁愿自己受点苦累,说明他能在压力下去履行自己的职责,想到这里,我又为儿子表现出的理智和成熟而感到安慰。后来,这门AP考试成绩是 4 分,不算太坏。

      十一年级结束时,我们去接他回来,顺便参加十二年级学生的毕业典礼。晚上9点半,我们到达时,天色已暗,很多学生都在校园里,热闹的很。这是他们与十二年级学生度过的最后一晚,大家都已考完了试,压力没了,就是尽情地玩。你看在街角僻静处,一对小恋人含情脉脉的对视,校园中心,两个男生将秋千荡得老高,下边一大群人在叫好嬉笑;另有一圈人在扔飞碟,起哄的也有一帮;我们还看到两个学生在颤颤巍巍地走大垃圾箱的边缘,似乎找不到更有意思的事了;文静些的学生在路边谈天或话别;宿舍楼下台阶旁都坐满了人,好像多年前上海夏天在马路上乘凉的光景,似乎600多学生全体都出来了,但又不干什么事,照儿子的话来说,这两天不上课不考试,是进校以来最开心的日子。当晚,大家都不睡觉,看电影,打闹,还不让睏极想去睡觉的人走,熬到早上6点,又一窝蜂到街上的餐馆吃饭,然后回校穿衣服,儿子说,穿衣服时一片混乱,领带皮带袜子扔得到处都是,不少人穿着裤衩从一个房间到另一个房间借衣服,没有人事先想着试穿一下,早做准备,好不容易将自己收拾妥贴,便去昏昏沉沉等待毕业典礼,我们看到他穿得整整齐齐,歪在椅子上已睡着了。

      该校的师资和实验条件非常好,在暑假中,有三周的Research Program,申请进入Program 的条件是修该门课的成绩在 top 5%,并且自己提Proposal,儿子有幸进入物理方面的Research,于是我们一周后又将他送去,三周后再接回。在这三周中,他们天天做实验,与老师讨论,老师有Ph. D. 的资历,实验完成后要提交Research paper。儿子写得很认真,附图画得很漂亮,还在网上与同行的几位前辈讨论了 Future work。 高中生能有这样的条件做 Research,我们觉得非常满意。

      十二年级与申请大学

      不仅有Summer Research Program, 在十二年级,学校还鼓励学生参加与附近几所大学联合的Research项目,一周花一个半天在大学的实验室,学校有校车接送。儿子参加的是UNC at Chapel Hill 天体物理系的研究课题,承担部分计算软件开发,与团队成员相处得很好,他自己要求延长研究时间,所以在第二和第三学期又继续做研究,他的指导教授甚至带他旁听博士生论文答辩,还为他写了大学申请的推荐信。

      十二年级第一学期最重要的是大学申请,第一流私立大学都要求交Essay,要交上能赢得批Essay老师注意的文章,并非易事,大部分学生都感头疼。十二月,early admission 都已发出,儿子申请MIT名落孙山,这是他人生第一次最沉重的打击,儿子难过得几晚睡不好,甚至无法如期参加课业大考,只好延期。假期中,我们先是好言相劝,后来鼓励他完成其他大学的申请,还是工作使得他振作了起来。我和先生暗下议论,这次的打击对他未必是坏事,经历一些挫折,才能成熟起来,才能正确对待下一次人生的坎坷。那个节日,我们谢绝所有Party邀请,让他关门写 essay,我们就是给他做饭,听他发牢骚,关于亚裔男生申请MIT的难度,网上自有很多讨论,我们也不怪他。到了12月31日,还有两篇没有完成,儿子实在写烦了,欲放弃,我们带他去访问我朋友的女儿,早一年进入哈佛,他们聊了一下写Essay的体会,朋友听说他还有两篇没完成,而Dead line是1月2日,不禁“哦”了一声,这一声起了作用,儿子不好意思了,但是在回家的路上,他说Caltech不申请了,没有希望的。记得我们那时跟他说的是,爸爸妈妈不会强迫你申请,但是再苦也就是这两天,而你错过了这个机会,就不会再有了,永远过去了。儿子似乎若有所思,没想到,我们还真是一句言中,此时后话。到了家里,他说我不弄完不出房间。几小时后,他笑眯眯地出来了,大功告成,我也松了口气,这简直比我自己写还要累!

      06年3月18日,周六,我收到一个Caltech来的大信封,禁不住一阵激动欣喜,我打开看后才招呼先生,此时儿子的电话也来了追问,一听录取了,说:“好,有一个好学校录取了,心定了”。至此,从前一年夏季就开始的折磨人的申请和等待过程总算有了一个不错的结局。到了中午,他在网上得知仍没被MIT录取,还是很“Regret”,这是他的原话。为了在这一个星期给他一些支持,我们事先谢绝了与弟弟弟妹一起去Cruise的邀请,我担心的是,若是MIT和CalTech都不录取,他可能会非常伤心失望,我们又怎能玩得高兴?儿子要求将CalTech 的offer 经 Scan后E-mail 给他,他可以贴在宿舍楼里,据他说,所有录取书是正贴,未取通知是倒头贴,Waiting list 是横过来贴的。后来,儿子又陆续收到杜克大学,UC at Berkeley, Carnegie Mellon 和 UNC Chapel Hill 的录取通知,综合考虑后,我们决定去CalTech。

      回想起来,儿子若是没有进入州立数理高中的话,是不可能进CalTech 的,而得益较大的部分还是做了Research projects, 这是绝大部分普通高中没有的优势。 他的好运还在于他在UNC Chapel Hill的指导教授曾在CalTech 做过Post doctor,他为儿子写了一封推荐信。 儿子向指导教授报喜时,教授很高兴,请儿子出去吃冰淇淋。 儿子正好有 Coupon 可以用上,所以皆大欢喜。

      转眼间,儿子高中毕业了。在毕业典礼上,看到他穿了黑袍,戴上方帽,满面笑容走在毕业生行列中,真有说不出的高兴和骄傲。儿子同意我们的感想,他能进入世界第一流大学,使得他在毕业典礼上的愉快和轻松没有保留和缺憾,若是只能去州立大学,那么他对高中毕业的高兴会打了折扣。

      l 后记

      儿子毕业一年后,有一次与我谈心,说他在我们当地高中时其实是不快乐的。他的成绩非常好,但是高中生中受欢迎的标准并不是成绩;学生中大部分人去教堂,儿子不去;学校中仅有三,四个亚裔;他显得与群众格格不入。儿子本性幽默诙谐,原来很开朗,因为以上原因,他开始沉默,不合群,但是当时他还小,并不感到这是个问题。后来去了NCSSM,他的心结完全解开,与同学相处很好,非常快乐。儿子甚至会为别人考虑,从十一年级到十二年级可以换Roommate,别人已经找了儿子,儿子说我要等到我现在的Roommate找到人后才答应你。这个“现任 Roommate”是不太讨人喜欢,找来找去找不到,儿子知情,但是不想让他太难堪,等他到最后有了着落才答应新Roommate。他还表示,是NCSSM使他懂得要自我培养Leadership和People skill,这些不是他的强项,但是他会努力。

      NCSSM每年都有征集捐款活动,我们都会响应,儿子毕业以前的一次,捐款数超过一定数目,可以有一块砖,刻上学生姓名,铺在校园中一条特定的走道上,我们捐了,想必这块砖现在还躺在那里。

      儿子06年从北卡州立数理高中毕业,决定去加州理工学院读书。能够被每年只收250人的加州理工学院录取,也算与儿子最理想的MIT相差无几,儿子还是挺高兴的,虽然说,这是全美最难读的大学之一,No life, no fun, 是CalTech在民间的声名。秋天,儿子独自离家上路,要转两次航班,到后要取出托运行李,然后坐Shuttle bus到校,自己去取钥匙,搬进宿舍安顿,去街上吃饭。这一天内要发生这么多事情,对初次独自出门的儿子来说,确实是一挑战。我们虽然有些不放心和不舍得,还是在他自己要求下,让他自己去面对了。儿子盼望这一天已很久了,准备也很充足了,这是他的新生活,我们应该相信他有能力去应付。

      所幸一切顺利,他在傍晚进入宿舍,自己去街上吃了饭,然后与新朋友们一起去游泳。我们放心了。后来我的同事说,你们也太大胆了,这么远的路,第一次 Move in 就靠他自己,还没听说过,除非你们的准备工作做得特别好。是的,我们确实早早就准备了。

      那还是很久以前,我们住在LA,离CalTech不远,儿子只有四岁,刚从上海来与我们团聚。那时我们常常带他去CalTech校园玩,儿子只对莲花池中的小龙虾感兴趣,华人家庭总是不能脱开“名校情结”,我们教他知道这是一个“有名的大学”,将来要到这里读书,一个水池边有象征空气推进实验的模型,我们告诉他钱学森的故事,所以儿子自小对CalTech就有印象。后来到他真决定去CalTech时,他也感叹,“咦! 真奇怪! 怎么真的又回到LA去了”。

      儿子在北卡州立数理高中住宿的两年,对他锻炼很大,到他上大学时,他一点不怕离家。

      入学前,曾带他顺路到CalTech看看,并将两个箱子暂时放在朋友处,等到开学时,朋友会将箱子送到学校。 这样,我们便省了一次trip, 让儿子多一次锻炼。

      后来几天他报告说,自己去买了些生活日用品,没有车,买了东西都要自己提回来,手都酸了。

      接下来是选正式宿舍,CalTech的宿舍制度有些特别,选定宿舍后,四年都属于这一个楼的人, 每年在同一栋楼内房间会有一些调整,即使有个别学生住在校园外的房子,其“编制”还是属于这栋楼。校园中很多活动都是以宿舍楼为单位的,譬如每年二月各宿舍楼组织去滑雪,春天的“ditch day” (CalTech的一项传统活动,即高年级学生带低年级学生逃课),还有的Party,是在自己的宿舍楼前搭各种踏板和缆桥,结绳索,这样就可以通过窗子从一间宿舍爬到另一间,甚至爬到另一层的房间中去。学生毕业后,也以自己的宿舍楼为荣,连征集校友捐款都打着本宿舍的旗号。各宿舍楼的文化也有些不一样,儿子事先做了功课,他找的宿舍楼是气氛比较轻松自由散漫的,读书成绩不算第一,怪才很多,不少人毕业后进入金融界工作,还有的不到毕业就应聘去IT行业,而且还有在网上打牌的风气,有人打牌赚了大钱的。有一栋宿舍楼,亚裔为多数,课业成绩很好,星期一要交的作业,星期五就做完了,成了风气,儿子不想去,还讥笑人家是书呆子。新生要通过老生的Interview,才成为该楼的人。儿子如愿进入了他要去的宿舍楼,很高兴。与那些人很合得来,老生常常告诉他楼友们就业中的Legend,让他好生羡慕;教他打21点的技巧;带他找老楼友捐款;搭“工事”时他在一旁做小工,而机械系电气系的高年级学生则大显神通,儿子很佩服。

      由于功课难度大,要求高,第一第二个Tri-semesters是不算GPA的,只要Pass就可以,而所有的AP课成绩都不能折算成学分。数学都是证明题,开始儿子没入门,做作业很困难。那两个学期他算是认真努力的,周末也花时间学习,但还不是极其用功,他也意识到CalTech的基础课很不容易学,数理化三课几乎是理科的要求,以前在北卡州立数理高中的优越感不复存在,他甚至说,到了这个程度,成绩已不取决于用功,要靠天分了,好在他努力自我调整,适应得还不错,感觉良好。

      他们的晚餐是以宿舍楼为单位供应的,有一定时间,全体楼友围坐一堂,有人Serve,早中餐是发餐券在校园小卖部买快餐,比较自由灵活。学校在周末不供应正餐,由学生自己解决。校园周围倒是有很多餐馆,儿子一年级时因为没打工,知道要节省些,周末常常是买个Foot long sub 吃两餐。不过学校里有很多机会吃Free 的大餐,与教授聚餐啊,用某某校友的捐赠开设的讨论会啊,sign up就可以吃价值$40 的大餐,校园中还有一个Open Kitchen, 常常有好吃的东西在那里,学校小,学生不多,条件好些。

      儿子带了一脑袋献身科学的思想去的,而且要学物理,不仅使我忧心仲仲,多次与他讨论改改方向也没用,后来同事劝我等到一年级读完再说。到了第三个 tri-semester结束,儿子的物理得了个B-,不用我说,他自己改到了Computer Science,从此学业顺顺利利,他自己也感到庆幸。

      儿子假期中回家时,大部分时间做他自己的事,吃饭时或者他有谈兴时,会告诉我们不少学校的事,于是从中我探到很多风声动向。这样年级的男孩,不喜欢妈妈啰嗦和寻根问底,我也尽量避免“传统老妈”的形象,与他自然的交谈是最好的交流方式。他去CalTech三个月后,我们惊奇地发现,他开始考虑自己对生命和生活的Responsibilities, 对宗教,他持保留态度,对同性恋婚姻,他颇为宽容。这使我回想起当时我们在考虑去Duke 还是去CalTech时,儿子说,他做过功课,认为他的personality 和价值观与CalTech 的文化和氛围比较相近,他在CalTech 会更快乐。 我们当时的考虑则是从工科专业的排名上,CalTech 更强些,听了儿子这番话,倒不敢小看了他,孩子接受新信息毕竟快,我们不迎头赶上,只怕不久就会和他共同语言越来越少,在这空巢期,与其感伤,不如静心过自己的日子,多多学习充电,跟上信息时代的步伐,这样即使与儿子在地理上隔得远,在思想感情上会近一些。在CalTech的几年,儿子每个假期都是回家休息,没有说跟朋友回家或结伴出去旅游,任我们在家空挂念的。

      CalTech 与JPL(Jet Propulsion Lab)有很好的Summer Undergraduate Research Fellowship,大部分学生能有机会做十周研究,并有$600/周的报酬,当然大部分要用在宿舍和膳食上。儿子第一第二年都是在JPL工作,第一年在一个搞天体物理的教授那里,他说,在一个多小时的Interview中,教授说话中就随意引用了科学定律,儿子开始接触前沿科学届的精英,觉得很有趣也很新鲜。儿子的任务是为NASA设计Webpage,他在这方面是有其特长,后来小组中让他指导外校来的实习学生,并希望他第二年再去。 到了第二年,儿子已经决定读Computer Science, 便找了一位搞人工智能方面的研究员,这位研究员是来自上海的留学生,毕业后在JPL就职,儿子问他在中国上哪所大学(儿子只知道清华,北大和复旦是好大学),他说,相当于中国的CalTech,但是不在北京和上海。儿子回来和我们一说,我们就知道是中国科大。 后来儿子和他相处得很好,夏季研究结束后,他又请儿子给他写 Webpage,每周几小时,有报酬,儿子今年申请Graduate School也是请他写推荐信。

      正是因为有了这些经验,到第三年读完后,儿子申请到Apple的Internship,工作三个月,这是他第一次到公司工作,真正接触到IT行业的生活,他们也有一些机会听Seminar,他还见到了Apple 的CEO, Steve Jobs。儿子亲身体会到,Apple做的产品确实精细地道。 有了这些实习经验,他的Resume 就有了一定的份量。

      当然,什么事都不可能一帆风顺,精英学校也有麻烦。近几年,CalTech 出了几起学生自杀事件,并不是由于学业压力,有的读书很好,其中有一个是儿子认识的,得知消息后,儿子很震惊,打电话给我时,心情很不好,我当即放下手边事情与他沟通,鼓励他把感受说出来,也建议他需要时找学校提供的心理辅导,儿子倒是表示,自己碰到不高兴的事,第二天就放下了,不会想不开的。这种恶性事件只有发生在自己孩子身边,才能体会到做父母的牵挂和担心。好在两天后,他的情绪已正常,我们也避免再提起。

      我们认为,上一个好大学固然重要,但是生活能力的培养也不可忽视,这是一个人的综合素质和实际内涵,上述恶性事件的发生就是因为当事者的综合素质还不够高,而全面能力的加强要靠平时从小事做起。有一年放春假时,儿子飞到芝加哥后发现到Charlotte的航班Overbooking,航空公司征集旅客自愿退出,第二天再飞,有一张机票的赠券作为补偿,儿子与我们商量后响应,这样,当晚安排他飞到Roanoke,VA,一个我们原来听都没听说过的城市,坐Taxi到旅馆睡了几小时,第二天再飞到Charlotte,他还记得在机场用餐券买好食品才出来找我们,因餐券只是当天有效。后来这张机票用到他下一次的Trip。 他当时说,买张机票最少也要$200, 那我麻烦点少睡些还是值得的。

      今年春天,我们的朋友带了他们11年级的儿子去CalTech visit,两个男孩认识,大人们自然希望我儿子可以就地介绍些情况。我们事先提醒了儿子,儿子抽空与他们会了面。后来朋友告诉我,儿子已非常成熟,一见了面,就准备去吃晚饭,儿子给了他们两个选择,问他们喜欢哪一家?他们让儿子选,儿子说你们难得来,尽你们的喜好。后来据朋友说,去的那一家又好又经济,朋友很赞赏。吃饭时,他们问儿子毕业后的打算,儿子说他可以提前两个 tri-semesters结束课程,然后找一家公司做Internship,赚点钱,再去读Graduate school. 本来他的计划是四年拿两个学位,Computer science 和Business Economics Management,后来觉得与其拿一个“soft”的第二学位,还不如去公司做点事,得些经验,另外,也可以省下一笔不小的学费。当时经济情况已经不好,我们对儿子能否找到Year round internship不乐观,但是朋友劝我们尊重孩子的意见,并让我们放心,他们认为我们儿子对他自己要做的事很清楚很自信,朋友很真挚地说,我们一点没有恭维的意思,他确实已经长大了。朋友的儿子在北卡州立数理高中,与我们儿子是校友,儿子“传授”了在该校得到好分数的经验,嘱他认真对待出课率,并传授了一些申请名牌私立大学的心得,这个年纪的孩子,朋友的话比父母的话入耳的多,这一番“向好”的劝告将朋友夫妇乐得合不上嘴。我们促进儿子接触我们的朋友一家,除了有朋友的情面,也有意创造机会让儿子锻炼他的People skill, social skill and communication skills, 另外他也应学习见缝插针安排好自己的schedule 并懂得助人为乐。

      儿子对我们朋友一家说,要是他没有来上CalTech, 他的大学生活不会这样开心。倒也是,儿子去了不久,就说上CalTech不见得比MIT差,气候很好,心情开朗;在开学迎新活动中,他就得到$200的奖品;后来有一次到一家投资公司参观,有打扑克的活动,这是投资公司测试应聘者的方法之一,儿子那天运气好,去的人也不多,他居然打到了第一名,得到$4000 奖金,我们都不能相信;儿子在学期中为社区的中学生补课挣些零花钱,这些学生是由CalTech 联系组织的,中学生有车送来,学校补贴大部分补课费,大概是CalTech 为社区做的好事,这倒是给了本校当家教的学生很多方便和实惠。从我们的角度出发,我们觉得最好的还是Summer Undergraduate Research Fellowship,使得freshmen 就有机会做Research,三年累积下来,到找工作时,已经有一些经验和实力了。

      果然,儿子找到了Facebook去做 year round internship,1月4日去上班,他也提前结束了四年所有的课程。这一次,算是他自己说准了,做到了,也算是我们瞎操心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用户: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如果您对以上信息感兴趣或者有问题需要咨询,或者您不知道该选择哪个学校或哪个专业,请填写以下表格,我们将推荐最专业的咨询顾问为您详细介绍您关心的每所学校或专业,并为您制定一个最佳的留学计划
请您放心,我们将对您的资料妥善保存或慎重处理,不会泄露您的隐私
(*)为必填项。
姓名 (*) 意向国家 (*) 联系电话 (*)
E-mail (*) QQ (*) 性别
学历 出生年月 目前状况
联系地址
问题描述 (*)
姓名 (*)
国家
手机
学历
备注
扫描二维码,在线咨询